吴巧艳:那朵怒放的野蔷薇

时间:2017-02-22浏览:26

  

        吴巧艳,女,汉族,1993年7月出生,计算机学院12级学生,获得过“国家励志奖学金”,校“一等奖学金”,校“优秀学生干部”。多次参加学校和社团活动,获得过校广播台“优秀编辑”、 计算机学院文化衫比赛第三名、计算机学院演讲比赛第二名、伯藜学社第一届创业计划书大赛三等奖 、伯藜学社羽毛球赛三等奖、“伯藜学社演讲比赛优秀奖”等称号。

       玫瑰不叫玫瑰,亦无损其芬芳。这是一个开朗健谈的女孩,像所有朝气蓬勃的大学生一样浑身散发着阳光的气息。如果不是她淡笑着诉说艰难往事,你难以想象一个阳光般女生竟然经历了不可思议的种种事件。

电闪雷鸣,不屈的身影

       这个满面阳光,笑靥如花的女孩,谁又会想到她在出生的第二天就被抛弃,而后又被廉价卖掉?谁又会想到,就是这个女孩子,顶着全村人的眼光,披麻戴孝,为至亲送终?

       命运到底对巧艳是有一丝怜悯的,它剥夺了她的亲生父母,却补偿给了她慈祥的爸爸。他给了巧艳粗犷的、淳朴的爱,弥补了巧艳对于亲情的缺失。她就这样磕磕碰碰却又坚定地成长。

       巧艳全身上下,最不能撒谎的就是她的一双手,那双手实在不能称之为漂亮,指关节略粗,掌心一层薄薄的茧子,满掌都是小小的伤痕。的确,对于一个从六七岁就开始干农活的她来说,这实在算不了什么。无论是洗碗拖地,还是除草插秧,小小的她已成了一把好手。

     “八岁的时候,那时已经深秋了,天气很冷,爸早晨五点多喊我去摘棉花,七点多我要回家做饭,然后去上学。回到家的时候,手冻得僵了,拿不住钥匙,连门都打不开……最后让隔壁家奶奶给我开的。”

       小时候的我们应该抱着洋娃娃,躺在妈妈的怀里,她却只能够委屈地流泪。

     “但我很快会擦干眼泪,因为很小时候我就明白,他们是我最亲的人,他们是我的家。我十分感谢我的爸爸,让我能比一般人更独立、更坚强。”巧艳眼底有泪光,但却笑得更灿烂。

愁云惨淡,坚定的步伐

       对于这个拮据的家来说,学费是块巨石。但是她的爸爸决定赊账让巧艳上学,他就对女儿说了三个字:“好好上。”巧艳也憋足了一口气,在学校写完作业,回家帮着干活。初中时,她更是把自己安排得没有一丝闲暇。为了省伙食费,她周日在家就会烙上一大叠煎饼,带点咸菜,就着学校免费的稀粥,应付一日三餐。

       进入高中之后,学习思维的改变,多科目的混杂,让巧艳陷入纠结,也一度想过要放弃。但是爸爸的鼓励让她重拾信心,想起他,就总会有无穷的热情和坚定的信念:我要上大学!

       我想,每个女孩子都会渴望自己被保护好,免我惊,免我苦,免我四下流离,免我无枝可依。

       巧艳在单亲收养家庭长大,不可避免地产生过对生身家庭的怨恼,所以,她就在心里默默告诉自己:一定要活得好!从小到大她都在不停地努力,不停地学习,为自己一步步走上更好的道路而坚持着、拼搏着。她告诉笔者曾因心理压力而一度心灰意冷,正是爸爸的鼓励,才坚定了要学下去的决心。

       以后的路途还很漫长,需要靠自己的能力去完成,而不是依靠谁。巧艳学的是计算机专业,理工科对于女生而言总有些困难,而她的解决办法就是通过做大量的题目来帮助自己了解掌握知识。这不禁让笔者想到一句励志格言: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我不去想,身后是不是会袭来寒风冷雨,既然目标是地平线,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

春暖花开,舒心的笑容

       她认为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所以现在的她并不喜欢制定长远的计划,她喜欢一步一步慢慢来,把能做的事情先做完。小时候她想做一名老师,直到大学专业也是计算机师范类,但是现在她择业第一选择却是银行金融业。“很多事情你料到了开头却料不到结尾,只要按着自己的心而活,凡事无愧于心就好。”

       张晓风在《只因为年轻啊》里说:“青春太好,好到你无论怎么过都觉得浪掷,回头一看,都要生悔。”因此,吴巧艳给迷惘的同学提出了一些忠告:大学虽然不用每日扑在课本上,但这也并不意味着我们就可以用这大好时光来打游戏、睡觉和看视频,学生的主要任务还是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