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要闻
中哈爱情之花丝路绽放(行走“一带一路”)

作者:发布时间:2017-04-29访问量:10

    20世纪40年代末,一位在新疆工作的中国小伙儿认识了在当地医院工作的哈萨克斯坦姑娘瓦莲金娜,两人真心相爱并结婚生子。

  2013年9月,伴随着丝绸之路经济带倡议的回响,习近平主席在哈萨克斯坦纳扎尔巴耶夫大学的演讲中分享的这一两国青年的爱情故事广为人知,成为中哈两国人民心心相印的写照。时隔3年半,本报“一带一路”记者组在哈萨克斯坦采访中,结识了一个叫阿尔曼的当地哈族小伙子。“一带一路”建设就像一条红线,把他的命运和一个美丽的中国姑娘紧紧连在一起。

  4月的阿克套春意渐浓,里海之滨,阳光和煦,海风轻柔,欢乐的儿童在嬉戏玩耍。阿尔曼和他的中国妻子韩江红的家,就坐落在滨海广场马路对面一个建于上世纪90年代的小区内。

  “办公室来了一个中国美女”

  刚进小区,就看到一个身着运动服的小伙子,一只手拉着单元楼的大门,一只手冲记者招手,略显瘦削,但笑容灿烂。他就是故事的主人公阿尔曼。

  “你们好,欢迎,欢迎!”阿尔曼用几乎不带任何口音的汉语向记者问好,并一一握手,格外有劲,透出哈萨克人特有的热情。他们的房子不算大,装修很有中国味儿,收拾得一尘不染。“装修完全是江红设计的,都是她喜欢的白色,只有电视墙是我钟爱的深颜色。”阿尔曼的“抱怨”透出对妻子满满的爱。

  “你是怎么打动这个漂亮的中国姑娘芳心的?”记者一边欣赏他们的全家福,一边好奇地问。

  “办公室来了一个中国美女,还会讲俄语,我一下子来了兴趣。”回忆起初次见到妻子的情景,阿尔曼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阿尔曼曾是中信集团卡拉赞巴斯油田生产部的中文翻译。2008年韩江红刚从国内派到这家公司担任俄语翻译。“看到这个漂亮的同事,我想尽各种办法跟她说话,逗她玩。”然而,出师不利,这些搭讪根本没能引起韩江红的注意。“她一度不想理我了。”阿尔曼的话引得大家哄堂大笑。

  聪明的小伙子很快意识到得改变策略。“我们都是翻译,工作中切磋、交流的机会不少,何必再没话找话呢?”于是,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帮韩江红提高俄语水平,就成了阿尔曼搭讪的新理由。“油田离城市很远,业余时间无处可去。她又是第一次到油田工作,下了班我就带她参观油井,向她介绍‘磕头机’的工作原理,其实就是打着‘研究工作’的旗号,拉着姑娘溜达。”阿尔曼的执着终于打动了韩江红,赢得了姑娘的芳心。不久后,阿尔曼先是到中国谋求发展,后返回哈萨克斯坦,应聘到另外一家中哈合资企业——阿克套沥青厂工作。

  距离的遥远,并没有成为爱情的绊脚石,反而让他们的感情再度升华。2013年两人喜结连理,双方父母向这对跨国新人送上祝福。他们用自己的积蓄在里海之滨买了这套二手房。当年底,爱情的结晶阿鲁扎娜出生。

  无论是卡拉赞巴斯油田还是阿克套沥青厂,都是“一带一路”框架下,中哈产能合作的重点项目。阿尔曼和韩江红的缘分源于“丝路”,作为小城唯一的中哈跨国婚姻,他们的结合犹如盛开的鲜花,成为“丝路”上一道亮丽的风景。

  “是她和中国医生救了我的命”

  正当阿尔曼沉浸在幸福中时,命运却跟他开了一个残酷的玩笑。

  2016年4月,阿尔曼的身体开始出现异常。“总是感觉疲惫,鼻子莫名出血,头痛。”他告诉记者,当地医院最初按照普通感冒为他治疗,可始终不见好转。随后,又做了一系列检查,也无法确定病因。看着丈夫日渐虚弱,韩江红心急如焚。一日,她学医的姐姐从中国打来电话提醒说,从症状上看,阿尔曼很像得了血液疾病。听到这个消息,韩江红不敢耽搁,立刻向医院提出到中国治病的申请。可医院却表示,虽然尚未查出病因,但用药已初见成效,血小板指标正在升高。阿尔曼也认为没啥大事,不愿折腾,甚至还坚持带病上班。但执拗的韩江红硬是把丈夫拽到了大连。

  “中国医院验血要查20多项指标,血液科医生当场表示高度疑似白血病,并立即安排我住院,第二天就确诊为M3型急性白血病。”阿尔曼提起当时的情况至今仍心有余悸,“这种类型的白血病如不及时治疗,存活时间一般不会超过2个月,我来中国之前已经耽误了3个星期。要不是江红坚持,我将错过最后的治疗机会,是她和中国医生救了我的命。”

  之后的半年,阿尔曼在中国接受了3个疗程的系统治疗,病情基本得到控制。出院后,他按照中国专家的嘱咐,回到哈萨克斯坦又进行了3个疗程的巩固治疗,“所有用药、治疗方法都是按照中国医生的方案进行的”。

  治疗期间,韩江红承担了巨大压力。一方面要照顾孩子,一方面还要工作。“可只要有时间,她就会陪在我身边,照顾我,鼓励我。在我人生最艰难的时候,她让我看到了希望。”

  阿尔曼的父母也搬来和他们同住,他们和中国儿媳妇相处得非常融洽。卡拉赞巴斯油田和阿克套沥青厂也向他们伸出了援助之手。阿尔曼对记者说:“生病后,公司给予我们帮助,使我能够放下包袱,专心治病。我住院期间,江红的领导给她安排额外假期,沥青厂也为我保留职位。我之所以今天首次接受媒体采访,就是想借你们报纸,向两家中哈企业的领导,真诚地说一声‘谢谢’。”

  “如果5年内病情不出现反复,我就算痊愈了。”阿尔曼的声音虽然还透着一丝虚弱,但听得出他对未来非常乐观,“将来,哈中经贸联系越来越紧密,我和妻子都会有很好的职业发展,我们一家人要长久、快乐地生活在一起。”

  不巧的是,就在记者抵达前两天,女主人韩江红带着孩子回大连老家探亲了。阿尔曼告诉记者,才过了一天,孩子的爷爷奶奶就开始念叨,不是打电话,就是视频,还不忘嘱咐儿媳妇多发一些孩子的照片、视频回来,“老人片刻也离不开乖孙女”。

  从中国小伙和瓦莲金娜,到阿尔曼和韩江红,丝绸之路上,中哈两国人民相亲相爱、不离不弃的感人故事在延续。据阿尔曼介绍,“阿鲁扎娜”的意思是美丽心灵。现在,小阿鲁扎娜已经能够用汉语、俄语、哈语与人交流了。未来,这个拥有美丽心灵、掌握多种语言的姑娘,也将像她的爸爸、妈妈那样,成为中哈两国友谊的使者。

  祝愿阿尔曼早日完全康复,祝福一家人永远快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