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彩师大人
刘淮 | 笔健心正 翰墨人生

作者:发布时间:2019-05-30访问量:10

  午后的阳光透过窗户洒入教室,伴着淡淡墨香,是令人难忘的安静。偶尔响起的脚步声,来自教室过道徘徊的老师,长衫、短发、黑框眼镜连同常挂嘴角的微笑显得格外慈祥,他扫过每位同学的字,不时驻足,点拨一二。下课铃响了,却不见一个人挪动,沉浸在书法世界里的同学仍在挥毫研习,不急不缓,自有风格。在美术学院刘淮老师的书法课上,这是日复一日的常态。

  “教书和吃饭喝水一样,对我来说就是日常要做的事。”当被问及下课了学生们仍不想走,而他总会自觉留下来多讲一些东西时,刘淮如是说:“我到了教室也会不想走,和他们一样。”

  质朴的语言背后,是对三尺讲台的崇敬热爱和对莘莘学子的尽职尽责,二者早已融入刘淮二十多年的教学生涯。

  

成长:墨香相随

  

  捧着一杯淡雅香茗,刘淮将他幼时练习书法的经历一一诉说。他出生于书法世家,祖辈就写得一手好字。每当有红白事需要写字时,村里人便会来请刘淮的父亲和舅舅。“如果我也可以写一手好字,是否就可以像父亲和舅舅那样为人尊敬?”抱着这个想法,年幼的刘淮萌发了学书法的念头,从此他便与书法结缘,相伴至今。

  年幼时,因独处时间很多,刘淮常会看着家中的连绵起伏、错落有致的墨迹发呆,随后便开始沉心钻研那些像画一样优美的字,一笔一划分析,开始逐字逐句模仿,坚持不懈,循序渐进。宝剑锋从磨砺出,寒来暑往,岁月流转,他终于也写得一手好字,凭着对美的本能追求为自己打开了书法世界的大门。

  专注和尊重,是书法给予刘淮最初的礼物。

  上初三后,社会开始时兴书法。刘淮才开始正式接触书法,结识了他的第一位书法老师——王买成。王老师好学好钻研,其对于知识的孜孜以求和极高的专注精神都影响到了刘淮。1988年,听说书法也可以纳入高考科目,刘淮便边实习边准备高考,第一次有所失利。但他并未放弃,1991年二战高考,这一次,刘淮靠着出色的专业分数考上了南京师范大学书法兼修中文专业,并且遇到了尉天池老师。

  尉天池的教学很有原则,他不允许学生们参加一切社会上的书法活动,希望他们静下心来苦练字,不为名利所惑。同时尉老师不以自己的书法风格限制学生的发展方向,他要求同学们会但不模仿老师的风格,鼓励他们去学习古代的碑帖,选择自己喜欢的书法风格练习。尉老师的教学风格给了刘淮启发,在他后来的从教过程中,他从不告诉学生你应该练谁的字,而是让学生练自己喜欢的字。“我觉得尉老师这一点非常好,给了我接触更多字体的机会。”他如是说。

  从尉天池老师身上,刘淮学到了用笔之法。“笔下要有力,要细如发丝,劲瘦如铁。老师教我们要在意念中找感觉,创作的时候要有气势,有点唯我独尊的味道,尉老师的书法风格很霸气,粗犷有力。”他回忆道,“从中能体会到孟子所说的‘万物皆备于我也’的感觉。”

  研习永远在路上,刘淮每天都会练习上百张书法,日复一日,笔耕不辍。

  

悟道:字由心出

  

  “欲书先散怀抱”,刘淮说:“书法讲究‘心象’,写书法时应全然放松,沉浸其中。明朝董其昌对临帖的看法是‘不必像其耳目’。书法应当有神采,只是形似的书法就相当于描,从某种程度上而言就是画。书法是由心而生,只要能在年轻时找到门道,由心写出,那便是童子功。”同时,他还提出“好的书法家就是做一个好演员”的理论,要塑造什么像什么,写出的风格和写字内容要相同,即“字与文同”。

  刘淮特别指出,练好字并不等于能练好书法,书法是有情感的,能表现喜怒哀乐,没有情感的书法即使结构好,也只有匠气,称不上好书法。中国字大多是从大自然中汲取出来的,因此象形字最多,比如“日”“水”等字,因此书法应当有变化,是错落有致的。而书法中的五体,隶篆楷行草,也都有着各自的风格,篆书长,隶书扁,行书草书有变化,楷书方正。

  书法之道是中国传统美学的化身。书法是由画转变而来,因此有“书画同源”一说。书法在古代用于记录日常生活中遇到的各种事,同时具备实用性和审美性。唐代理论家张璪有言“外师造化,中得心源”,便是师法自然,同时表达内心真情实感。著名书法家柳公权曾有言“心诚则灵”“心正字正”,也应证了张的主张,故刘淮认为,“书法要练得好,心得正,笔法得自然。”

  为了更好地解释自己的观点,刘淮举了他教学的例子:“我有一个学生,他在字与字之间的连接上总会不自觉地去看字帖,模仿别人的线条。我就拿了本书,我说你看我把书给你,你接过书,这是个很自然的过程,字与字之间的连接就像递东西一样,是很自然的线条,而不应该是刻意的模仿。”所以书法中没有直线,都是很自然的徒手线。书法要有力量,有如壮士扛鼎,入木三分,惊蛇出洞。书法中的笔法,诸如锥画沙、屋漏痕,都有生活自然气息,都是自然线条。

  聊起自己的书法之道,刘淮深入浅出,旁征博引,抽象的理论辅以生动的例子,使人听得津津有味。

  

树人:行善正字

  

  在书法的教学中,刘淮总会先带领学生将中国有代表性的经典字帖过一遍,以打好基本功,学习古代的书法要求,再让学生选择自己喜欢的字帖重点练习。同时他也会要求学生学习中国古典文学,例如《论语》《诗经》《道德经》,既是为在练古人的碑帖时更好地理解句子意思,通其意方能写好字。刘淮还和他的爱人一起办了“芝兰读书社”,起初是将社员聚在一起诵读经典,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树立文化自信。社员除却本校学生,也有下至中小学,上至上班族,可谓“有教无类”。

  每年的春节,刘淮都会带领自己的学生去送春联。“书法最大的功用就是为大众服务。”他说,“现在的大学生很多是独生子女,习惯以自己为中心,带着他们义务送春联,既让他们也有机会表一份心意,同是也是对他们人格的塑造,人正了,字才能正。”

  对于公益事业的热心,还要追溯到他的老师马士达老师。“他是一个大善人,心很细。我那个时候没什么钱,冬天也就穿一件单杉,马老师看到了,就给我带了好几件自己的厚衣服,硬让我穿上,我穿上后一摸口袋,里面还装了钱。他家也不富裕,有两个孩子要养,但是对于我们这些学生,他还是能帮的就尽量帮。我现在也向他学习,有的时候在微信刷朋友圈,看到有需要帮助的也会表表心意。”

  2017年,美院一位学生不幸罹患重病,刘淮连同美院另几个老师发起爱心义卖活动,希望通过自己的号召,能够有更多的人来帮助那位同学,然而募集到的基金还没有送过去,那位同学便永远地离开了。“我帮过很多人,只有那一个,只有那一个最后都没帮到忙。”谈及此事,刘淮重重地叹了口气,至今仍然觉得遗憾,“后来那笔基金就用来成立了美苑爱心基金,这样以后有需要的时候我们就可以直接拿出来帮助别人。”

  当今社会,网上常有博人眼球的“尚丑”的书法表演,有为扬名的,有尚制作的,一味追求创意而误入歧途,淡泊如刘淮者少矣。他为自己取号为“桃田旧主”,字号中可见其人、其志。“桃田旧主”四字一派祥和之气,一如其人,低调谦和,坚守初心。

  方寸之间挥洒翰墨,三尺讲台潜心传道,刘淮老师笔下的自然洒脱,也坚定有力,在人生中书下大写的师者担当。

作者|大学生通讯社刘畅 陈璇

 排版| 大学生通讯社江咏琪  

 

热门文章